所以没有花生了

一路曲折

《猥琐的赵处》

          赵云澜瞎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自己一点都不慌,甚至有点开心,整天戴个墨镜傻乎乎的笑,用大庆的话说就是由于眼部重创导致的颅内神经损伤,可人家赵处可不介意,每天依旧笑呵呵的跟着沈巍。自从失明了以后,沈巍就搬进了赵云澜的家里,照顾他的衣食起居,这可把赵云澜高兴的不得了,有了全职保姆,吃喝都不成问题,无聊了还可以调戏一下解解闷,简直是人生巅峰啊哈哈哈哈(划掉)。
          沈巍把赵云澜安顿好之后,坐在客厅写教案,赵云澜一个人在床上躺着,顿时感到无趣,把大庆叫过来抱在怀里顺毛,大庆被赵云澜的粗鲁惹毛了,反手就是一爪子,正好打在赵云澜的嘴上,赵云澜看不见所以没反应过来直接被猫爪子呼了一嘴巴子,疼的他直哼哼,“你这个死猫,趁我看不见居然敢打我,等我好了一定不放过你!”大庆表示无所畏惧并慢悠悠的下床回窝,赵云澜讨了个没趣,摸着被抓的嘴唇突然淫笑了起来。沈巍的教案写的很不顺利,他脑子里全是赵云澜这个不听话的主,一时之间竟不能集中注意力,烦的他捏了捏紧皱的眉头,这时卧室里传来了赵云澜的叫唤声“快来人啊~沈教授~救命啊~疼死啦~啊~”沈巍听到后立马起身走向卧室,推门一看,赵云澜翘着二郎腿捂着嘴瞎哼哼,沈巍走到床前,皱着眉头问:“嘴怎么了?”赵云澜循着声音望向沈巍,捂着嘴说:“沈教授,大庆这个死猫居然敢挠我,你快帮我看看我性感的嘴唇有没有被抓破~”沈巍听到后这才舒展开紧皱的眉头,看着赵云澜红肿的嘴唇,咽了口口水,说:“无缘无故的大庆怎么会挠你,莫不是你先欺负的他。你眼睛看不见就老实会,也让我省省心。”赵云澜听后撇着嘴说:“黑老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看我一个瞎子,啥都看不见,上个厕所还得劳烦您老人家,哪能给你惹麻烦呢,是吧?嘿嘿嘿嘿。”说到上厕所,沈巍的耳朵根微微红了起来,要不是赵云澜看不见不方便,他才不会帮赵云澜脱裤子,赵云澜仿佛能看到沈巍的反应,自己嘿嘿嘿的一通坏笑,然后他突然说:“沈教授~自从我瞎了之后还没洗过澡,你就帮我一回,让我洗个澡。”沈巍听后看着床上的赵云澜,姿势妖娆,嘴唇性感,连胡子都如此的迷人,他的脸上顿时升起一团红雾,结结巴巴的说:“你…你要洗就自己洗,我只扶你到…到浴室。”说完用手扶了扶镜框,掩饰自己的慌张,赵云澜这就不乐意了,说:“沈教授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眼睛受伤的人,我要是洗澡的时候摔倒了怎么办?洗头膏沫沫进眼里了怎么办?啊?这都是很严重的问题,你怎么能不重视一下!”沈巍无话可说,只好掺着这个一脸猥琐的男人进了浴室…
#镇魂  沈巍  赵云澜  镇魂女鬼 #

嘻嘻…嘻嘻嘻…